主页 > 版本更新 > 日中英三大债主抛售美债!美元危机来了?

日中英三大债主抛售美债!美元危机来了?

imtoken官网下载 版本更新 2023-08-07 10:40

美国国债遭遇冰火两重天。

一边是美国财政部还在疯狂发债,另一边是美债被日本、中国、英国这三大债主抛售。

这与当前各国的去美元化浪潮有关,也直指美元自身面临的重大危机。

三大债主抛售美债

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美国财政部上半年发行各期限国债超9万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3%。但美财政部期发布的最新版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截至今年5月,日本、中国和英国这三大海外持有方正在抛售美债。

今年5月,日本、中国和英国持有美债规模分别为1.0968万亿美元、8467亿美元和6666亿美元,分别较今年4月的持有规模减少了304亿美元、222亿美元和141亿美元。

从去年4月起,中国的美债持仓一直低于1万亿美元,截至今年2月,中国连续7个月减持美债,目前中国的美债持仓规模创下2010年5月以来新低。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中国对美债持仓量降至13年低点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主动净减持行为,二是负估值效应导致的被动降低。

主动净减持方面,美联储激进加息导致美债价格走低,为减少证券价格下跌的损失,中国减持了部分美债,同时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中国对美债等资产的安全性担忧有所增加。

负估值效应方面,美联储加息推动美债价格下降,负估值效应也会造成中国对美持仓量被动降低。

他还提到,在稳步推进金融对外开放的背景下,过去几年美国之于中国对外证券投资的重要性有所降低。中国降低对美投资的重要性或也有对美国金融制裁风险的考量。此外,人民币国际化也在推动中国降低对美元资产的依赖度,中国对外证券投资预计将更加多元化。

掀起去美元化浪潮

全球的去美元化浪潮正在进行中。

据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报告,和过去两年相比,未来两年,计划增加欧元持有量的央行比例将有所增加。同时,从长期来看,多国央行对人民币的需求也将大幅提升。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的调查涵盖了全球75家央行储备管理机构,总管理资产规模5万亿美元。

全球资产管理公司EurizonSLJCapitalLimited也在今年4月表示,20年来,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逐渐受到侵蚀,尽管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实力仍然不容挑战,但它在2022年出现了急剧下降。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此前表示,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85国以各种方式加入了去美元化的进程。种种迹象表明,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有意削弱美元在本国对外经贸往来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一些与本国利益密切相关的领域,即便是英法德这样的美国盟友,也选择绕开美元体系。全球性的去美元化进程正在兴起。

在他看来,美国主导的逆全球化行为抑制了美元的国际使用,而美将打压其他贸易伙伴国、制裁战略竞争对手等逆全球化举措作为缓和国内矛盾的重要手段,这必将导致部分国家实施反制,而更多国家对美国和美元的信用产生怀疑和反感,担心自身利益在美元体系中受损,从而加入去美元化进程。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则认为,四大因素推高了今年以来的去美元化情绪。一是,期数据显示,各国减持美元资产、增持黄金,去美元化从讨论加速转化为行动。二是,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结算高歌猛进,对美元地位有所撼动。三是,美国中小银行危机爆发,削弱美联储紧缩的定力以及美元保值能力。四是,美国债务上限闹剧威胁美债信誉。

美元危机来了?

不管是债务风险问题,还是金融制裁手段,美国亲手酝酿的美元危机已经浮现。

美国财长耶伦此前表示,美国立法者并没有做出任何对美元有利的事情,而美国债务上限危机破坏了全球对美国履行债务能力的信心,令美元的声誉受到冲击。

当地时间3月23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出席国会众议院一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已准备好采取额外措施保证储户资金安全。

摩根大通分析师认为,美国政治分裂使美元面临风险。美国的政治失调是威胁美元长期主导地位的首要因素,这可能会阻碍美国管理国家债务的努力,在危机期间由于财政限制而令无法采取措施来稳定经济。

摩根大通方面称,去美元化及美元稳定性受到冲击,将广泛地影响到所有资产类别,这包括令美元下跌、美股市盈率下降、以及美债收益率上升。也正是因此,其建议对于担心美元下跌的投资者,在投资组合中减持美元、美国市场、金融类股票和长期债券。

连平直言,短期来看,美元仍会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这是由全球美元交易存量而形成的国际交易使用惯性所决定的。随着未来一个时期内,世界经济政治形势剧烈变化,美元主导地位减弱的态势可能会阶段性加速。总体来看,美元主导地位的变化不会一蹴而就,去美元化会是一个长期的演变过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徐飞彪表示,当前的全球性去美元化热潮,其实是美元体系危机的表征,看似纷乱、零散,但背后存在一条主线:促进本币交易,降低对美元的过度依赖。

他认为,随着美国在全球地位的相对衰落,美元继续维持独霸地位,不仅对全球经济稳定带来冲击,对美国经济也弊大于利。当然,由于美元体系的惯性,且目前世界尚无足以替代美元的第二货币,美元地位还将继续维持较长时间,但美元式微已是大势所趋。

美国国债遭遇冰火两重天。

一边是美国财政部还在疯狂发债,另一边是美债被日本、中国、英国这三大债主抛售。

这与当前各国的去美元化浪潮有关,也直指美元自身面临的重大危机。

三大债主抛售美债

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美国财政部上半年发行各期限国债超9万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3%。但美财政部期发布的最新版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截至今年5月,日本、中国和英国这三大海外持有方正在抛售美债。

今年5月,日本、中国和英国持有美债规模分别为1.0968万亿美元、8467亿美元和6666亿美元,分别较今年4月的持有规模减少了304亿美元、222亿美元和141亿美元。

从去年4月起,中国的美债持仓一直低于1万亿美元,截至今年2月,中国连续7个月减持美债,目前中国的美债持仓规模创下2010年5月以来新低。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中国对美债持仓量降至13年低点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主动净减持行为,二是负估值效应导致的被动降低。

主动净减持方面,美联储激进加息导致美债价格走低,为减少证券价格下跌的损失,中国减持了部分美债,同时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中国对美债等资产的安全性担忧有所增加。

负估值效应方面,美联储加息推动美债价格下降,负估值效应也会造成中国对美持仓量被动降低。

他还提到,在稳步推进金融对外开放的背景下,过去几年美国之于中国对外证券投资的重要性有所降低。中国降低对美投资的重要性或也有对美国金融制裁风险的考量。此外,人民币国际化也在推动中国降低对美元资产的依赖度,中国对外证券投资预计将更加多元化。

掀起去美元化浪潮

全球的去美元化浪潮正在进行中。

据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报告,和过去两年相比,未来两年,计划增加欧元持有量的央行比例将有所增加。同时,从长期来看,多国央行对人民币的需求也将大幅提升。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的调查涵盖了全球75家央行储备管理机构,总管理资产规模5万亿美元。

全球资产管理公司EurizonSLJCapitalLimited也在今年4月表示,20年来,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逐渐受到侵蚀,尽管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实力仍然不容挑战,但它在2022年出现了急剧下降。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此前表示,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85国以各种方式加入了去美元化的进程。种种迹象表明,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有意削弱美元在本国对外经贸往来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一些与本国利益密切相关的领域,即便是英法德这样的美国盟友,也选择绕开美元体系。全球性的去美元化进程正在兴起。

在他看来,美国主导的逆全球化行为抑制了美元的国际使用,而美将打压其他贸易伙伴国、制裁战略竞争对手等逆全球化举措作为缓和国内矛盾的重要手段,这必将导致部分国家实施反制,而更多国家对美国和美元的信用产生怀疑和反感,担心自身利益在美元体系中受损,从而加入去美元化进程。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则认为,四大因素推高了今年以来的去美元化情绪。一是,期数据显示,各国减持美元资产、增持黄金,去美元化从讨论加速转化为行动。二是,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结算高歌猛进,对美元地位有所撼动。三是,美国中小银行危机爆发,削弱美联储紧缩的定力以及美元保值能力。四是,美国债务上限闹剧威胁美债信誉。

美元危机来了?

不管是债务风险问题,还是金融制裁手段,美国亲手酝酿的美元危机已经浮现。

美国财长耶伦此前表示,美国立法者并没有做出任何对美元有利的事情,而美国债务上限危机破坏了全球对美国履行债务能力的信心,令美元的声誉受到冲击。

当地时间3月23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出席国会众议院一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已准备好采取额外措施保证储户资金安全。

摩根大通分析师认为,美国政治分裂使美元面临风险。美国的政治失调是威胁美元长期主导地位的首要因素,这可能会阻碍美国管理国家债务的努力,在危机期间由于财政限制而令无法采取措施来稳定经济。

摩根大通方面称,去美元化及美元稳定性受到冲击,将广泛地影响到所有资产类别,这包括令美元下跌、美股市盈率下降、以及美债收益率上升。也正是因此,其建议对于担心美元下跌的投资者,在投资组合中减持美元、美国市场、金融类股票和长期债券。

连平直言,短期来看,美元仍会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这是由全球美元交易存量而形成的国际交易使用惯性所决定的。随着未来一个时期内,世界经济政治形势剧烈变化,美元主导地位减弱的态势可能会阶段性加速。总体来看,美元主导地位的变化不会一蹴而就,去美元化会是一个长期的演变过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徐飞彪表示,当前的全球性去美元化热潮,其实是美元体系危机的表征,看似纷乱、零散,但背后存在一条主线:促进本币交易,降低对美元的过度依赖。

他认为,随着美国在全球地位的相对衰落,美元继续维持独霸地位,不仅对全球经济稳定带来冲击,对美国经济也弊大于利。当然,由于美元体系的惯性,且目前世界尚无足以替代美元的第二货币,美元地位还将继续维持较长时间,但美元式微已是大势所趋。

标签: